我是男摄影师:专给女人拍私房照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个专给女人拍私房照的男摄影师的故事,揭秘私拍圈里的那些事儿——

  01

  2020年7月,一天下午,桌上手机震动着响了一声,我打开微信,看到「我来帮你拍果照!」群里传来一条信息:“柚木被抓了。被妹子举报,卖她露脸的图。”

  二十几位群成员里,有摄影师,也有模特。我叫浩辰,是那个一直处于潜水状态的私房摄影师。

  其实,摄影不是我的主业,我是一名食品检验员,今年33岁,加上绩效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七千。最喜欢的还是摄影,不过因为客源不稳定,也只能当作副业。

  比起摄影师,我更愿意说自己是“拍照人”,听起来更加纯粹。对我来说,摄影更多是一种对于生活和情绪的记录。

  起初,我拍写真比较多。后来,因为想拓展自己的摄影风格,有客户约拍私房,我自然也就接了单,继而慢慢走进了私房圈。

  私房摄影,是一种在私密环境中进行的拍摄行为,可被划分为人像摄影。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总是会让人联想起神秘魅惑的荷尔蒙。比起照片里的新鲜肉体,更能激起窥探欲的或许是镜头之外的未知和暧昧。

  我加入了几个摄影群。一旦有摄影师发私房照,都有人浮夸地回应,“哇,大片!大师,啥时拍无布?我给你打灯啊。”

  而在我的印象里,那些所谓“大师”的作品水平都参差不齐,更多像是色情小卡片上的附图。

  当时,懵懂的我对男性和女性身体还比较隐晦,也是从那时开始,我就不敢将自己拍摄的私房照设为公开,怕同样被贴上情色摄影师的标签。

 

我是男摄影师:专给女人拍私房照

(《色欲》组图摄/一个有点故事的拍照人)

  02

  在正式接拍私房客片之前,为了积累拍摄经验,也为了手头能有几张拿得出手的成片,我约拍了模特十次左右,每次价格从1500到2500元不等。

  第一次约拍的模特伊桃是我在模特群里认识的,因为不懂行情,我只要求对方拍过私房或人体,愿打愿挨,先预付了500块的定金,便约定了时间和地点。

  拍摄当天,我特意穿了两条牛仔裤,在合身那条外面又挑了件大一号的套着。

  伊桃走进房间,放下东西,扫了我一眼直接说了句:“开始拍吧。”

  根据约定,拍摄总共两小时,按时间计费,不管拍摄效果如何,模特到点就走。

  没等我反应,伊桃拿过我事先准备好的兔耳朵和兔尾巴就摆好了姿势,我端着相机暗自感叹:“这钱没白花!”

  “先拍穿衣服的吧,等有感觉了再脱”,长相清纯的伊桃边说边用手整理着身上那件宽松衬衣。

  我嗯啊连声应下,有些拘谨,手指不停按着快门。用不上的道具散在地下,丝袜、打火机和烟也在桌上暖熏熏地躺着。

  始终我还是没说话,拍完衬衣后,伊桃走去浴室,熟练地打开花洒淋湿了衣服,湿身的照片没拍几张,她就伸手进衬衣里解开了文胸。

  我一懵,脑袋空了,没想什么,只是心跳有些加速:……我嘞个去,拜托,先打声招呼行吗?

  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伊桃嘴角一挑,斜眼笑了,带着点轻蔑的邪魅:“第一次拍私房吗?”

  伊桃的几个动作显胖,我比划着动作,口头调着:“手尽量不要压到身上的肉”“腿往这边这么伸”“转个身”……但还是显胖,伊桃爽快说:“你可以动手帮我调,”我嘴上应着,到拍完都没去碰伊桃一下。

  等浴室湿身、浴室真空拍完,我翻着存储卡里的照片说了句“差不多了”。一抬头,伊桃已经解开衬衫。

  我的手指一下掐紧相机手柄,吓得立马闪避了眼神,僵着吸口气,心里有个小人儿却正发着狂呐喊:“天!浴室不是有浴巾嘛?不知道让我回避一下嘛?”

  在伊桃脱完的那一刻,我很庆幸自己套了两条牛仔裤。从浴室到床上,我的脑子一直嗡嗡响,怕出不了片,心慌,又口干舌燥,灌下几瓶矿泉水。

  还剩下十分钟,我们结束了拍摄。

  如今早已不是菜鸟的我,现在已经可以直勾勾盯着镜头下的身体曲线,去估算光位。事后想来,跟模特合作也没什么印象深刻的,就是模特专业。
 

我是男摄影师:专给女人拍私房照

(《色欲》组图摄/一个有点故事的拍照人)

  03

  找到我拍私房的大多是学生,她们的拍摄初衷主要是想在年轻的时候留下一些纪念,尽管大部分女生都会觉得自己身材一般,但还是想要拍一组。

  可对第一次和学生拍私房客片的我来说,平胸似乎并不是个好消息,错愕之下,不知道怎么拍了。

  于是,第二次接单前,我直接问了客户的胸围,得知她是D罩之后我暗自窃喜:终于可以拍胸了!于是很快构思了一个唯美画面:女生略微侧身站在窗前,两页窗帘从胸前自然垂下,透着点若隐若现的朦胧……

  可当天进到酒店,我再次绝望:房间里根本没有窗户!

  后来,我定下一个规矩,在拍摄前必须和被摄者进行一次面谈,以了解对方的身体状况和尺度底线,同时进一步确定拍摄服装和道具。

  拍灵灵之前,也是一样。见我那天,她穿了件黑色背心,下面配着条A字裙,当我惯常用一种打量物品的眼神从上到下扫过灵灵的时候,她的反应始终局促,有种被冒犯但又不能给我白眼的隐忍。

  我看出了灵灵的不自然,于是,我扯开话题,在电脑上用微博搜索了一个叫荒木的私房摄影师,慢悠悠给灵灵讲起了他。

  荒木算是我的引路人,他作品的大胆让我惊艳,也让我意识到了自己对于拍私房这件事,不论是潜意识里传统观念的束缚,还是照片本身的风格和张力,都还有很多地方需要突破。

  前年九月,荒木突发心梗去世,我记得当时听到这消息,心里一下空落落的。听我讲着,灵灵逐渐放松下来。

  “提前尴尬完,到时候就轻松多了,不然你尴尬,我也尴尬。”我解释。接着,我们又一起聊了对于之后照片画面的构想。

  离开时,我思索状看了看灵灵的A字裙和堆堆袜,随口说着:“这样搭,有点A(帅)有点可爱,还想着拍JK(女高中生制服)的呢。”

 

我是男摄影师:专给女人拍私房照

(《Mr.Blue》组图摄/Rebecca)

  04

  常有人一脸八卦地问我有没有和被拍摄者发生过关系,前几年,我还会回应:“对不起,我长得丑,用不着考虑这个。”最后戏谑地补句:“等我遇到了再说啊。”

  但事实上,我真的遇到过。

  一次拍摄结束,我打开电视,靠上床背,想休息一会再离开。模特提出想要顺便在酒店泡个澡,我没有很意外,反正退房时间还没到,便随和地回了声好。

  不到10分钟,模特就裹着浴巾从卫生间走出来,躺在床上,不经意间和我之间的物理距离也在逐渐变小。

  房间里只剩下电视的声音,空气仿佛凝结,十几秒中,紧绷的神经放大了当下的嗅觉听觉和触感。

  我下意识向另一侧挪身,肢体生硬,也慢半拍。直到退到床沿快掉下去,我才起身收拾设备,找借口先行离开了房间。

  可能是对我有好感吧?直到现在我还是想不通为什么那位模特会有这样的举动。

  作为男人,说从来没有欲望是假的。但如果满脑子想的都是对方脱光了之后的样子,那也拍不了什么东西。

  更多时候,我只想着怎样去拍出好照片,想不到那个方面。这样说的话,

  在我的镜头底下,身体更像是个表达主题的道具。

  那么,拍男私房的女摄影师呢?我的朋友馨莹就是其中一位,她平时主要拍摄人像写真,其中也包括男性私房照,即使朋友们也都和旁观者一样,觉得她艳福不浅。

  男性私房相对小众,和大多想要拍摄私房的女生一样,男生拍摄的出发点也是记录和纪念,比如身体、或是情绪。

  在馨莹的正式客户中,近九成都是网络约单,客人的职业都相较正规且收入不低,普遍素质偏高,有作家、博主、工程师、健身人士,也有企业高管、公司老板。

  大约四成客户会选择拍摄自己生殖器的局部特写,剩下六成的客户则不想露点,馨莹就会相应地利用角度、构图、道具进行遮挡。

  总有人私信问她:“你们拍完之后有没有发生点什么?”得到否定答案之后,紧接的问题也几乎是同一个:“看到他们的肉体,你不想吗?”

  虽然无奈,但为了稳定潜在客户,馨莹还是会一一解释:“除非有情感期待,一般女生其实没有那么多下半身思考,单纯长得帅身材好,也不足以刺激到我们想要干点什么。”

  这就是克制啊。

  男女之间的相互吸引可以归因于雄性激素和雌性激素,但社会规则中总有很多因素抑制着人们的原始冲动,让他们不仅仅只是容易荷尔蒙爆发的单细胞生物。

我是男摄影师:专给女人拍私房照
(《Mr.Z》组图摄/摄影师Rebecca)

  05

  除了想留下最好年华时期的学生们,还有一些人会对瞬间定格有执念。

  不管是纯妹、辣妹,还是御姐,不管是拍私房,还是拍其他,也许她们只是想记录当时,或是想看看不一样的自己。

  惠子也是其中一个。对她来说,拍私房会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和经历,透露出一点小性感。在惠子的想象中,即使去拍了,也不会发到朋友圈,只会自己留着或者给男友看。

  惠子一直想要拍,但却不敢讲,试着在微博上了解过,还是会觉得很危险,怕被骗炮,也怕被占便宜。她跟男朋友提到过自己想拍一组私房,男友的回应有点勉强:“不太好吧……不安全。”

  他介意男摄影师给惠子拍照,但也没有彻底反对:“除非我陪你去。”

  拖着拖着,惠子直到和我咨询到现在,也没有真正拍过一组,只是拍私房的想法还被埋在心底。

  不过,不乏有人终于踏出了那一步。舒颜就是其中一位。

  她今年24岁,一直在想要怎么过这个本命年,才会给日后回忆留下一个注点。从小到大,老师和长辈对她的评价几乎都是安静踏实之类,在这样的标签下压抑久了,身体里竟然也滋长出一些叛逆的基因。

  尤其每当身边人有意无意地框定“乖女孩”的女性形象,她就下意识里想要反驳反抗,24岁是个不错的时机。

  抽一口烟?剪超短发?再漂染成蓝紫色?这些她都想过,可后来又觉得似乎有些幼稚。不如用影像记录身体?这个念头突然跑出来。

  是啊,她确实真的受够了人们口中女生要保守矜持的说辞。她排斥“拍私房的女孩都轻佻不检点”这种说法,但这种论述的确存在。

  “我可以去拍私房吗?”她问过男友同样的问题。

  她男朋友玩了七年摄影,先前聊到私房乱象时,她都能够冷静剖析,甚至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地为专业摄影师喊冤辩护。

  可这次,他看舒颜问得认真,表情不再是事不关己的轻松,而是扭开头看着电脑屏幕,没有回应。她期待地戳了戳男朋友,他用眼神扫过舒颜的脸,又立马把头转正望向电脑:“不行啦!”


  到软磨硬泡两天之后,男朋友终于默许。舒颜在跟我讲这些的时候,表情颇有些无奈。后来,我们开始沟通服装、主题、尺度,也都没再跟她男朋友提起,怕他误会。
 

我是男摄影师:专给女人拍私房照

(《Mr.Secret》组图摄/摄影师Rebecca)

  因为私密性,摄影师大多介意第三人进入拍摄现场。就算舒颜当时是一个人来,我还是会顾忌她有男朋友,所以习惯性在尺度上有所收敛,就像是被一根社会观念的绳束缚着。

  拍摄当天,舒颜和我见到面,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舒颜一放下装着衣服和道具的包,就拿出手机,点开了和男友的聊天框,给他发去了定位和房间号,先报了平安。

  我装作没看见,拿着单反在房间里转悠,并摆放道具。

  房间里的简易晾衣架是意料之外的道具。因为想要影射潜规则,在设定里,舒颜是那个迷茫麻木的模特。

  于是,舒颜把晾衣架当作人体衣架,把两只手臂挂在架子上,像是手臂脱臼,头也歪向一边,望向半蹲在床上举着相机的我,用生无可恋的眼神。

  “这个表情可以”“不要这么呆”“头往这边转”“看镜头”……“你觉得这两张,有眼睛好还是没眼睛好?”咚咚,有人敲门,我和舒颜下意识里警觉地对视了一眼:“谁啊?”

  “外卖。”闻言我才想起来之前点的奶茶。我摆摆手,让舒颜去窗帘后面先躲着。等她蹑手蹑脚藏好之后,我才打开门拿进了奶茶。关门之后,想笑,傻乎乎,像小孩玩捉迷藏。也许,潜意识里,我并不想被人看见什么而误解吧。

  喝着奶茶歇了一会儿之后,我们继续拍完了剩下的一小部分。最后,我放下相机:“差不多了,比预想拍到的好很多,有几张可以直接原图出了。”

  最后,我们各自戴上了原先准备用来拍摄却没用到的墨镜,拍了几张合照之后收了工。我背起相机包,舒颜挎上我的三脚架,一起离开了民宿。

  06

  私房圈里,常有摄影师和模特或者客人互免拍摄,由摄影师负责掌镜,模特或客人负责出镜。

  在没有金钱往来的情况下,根据彼此心知肚明的不成文约定,双方通过合作,摄影师和模特可以将成片纳入自己的作品集,客人也因为同意摄影师用自己的照片做公开宣传,而不需要出拍摄费用。

  不过,所谓利益平衡的互免,也会变味,有约炮的,有潜规则的,也有骗女孩子的。

  另外,在无肢体接触与发生性行为之间却存在着大块的灰色空间,而这也正给了一些摄影师趁机揩油的机会。

  比如,正常情况下,对于有经验的摄影师或模特来说,摆造型不是身体接触的理由,却可以被当作借口。而实际上,需要身体接触的情况大概只有道具准备、角色互动和信任状态下的敏感部位保护。

  实不相瞒,也有人找过我买图,不露脸一套出价500块,露脸一套出价1000块。我也见过有摄影师即便承诺了客人不会用她的客片做公开宣传,也还是将成片发到朋友圈,唯独屏蔽了那位给过承诺的客人。

  看过太多这样的故事,为了明哲保身,也担心因为照片泄露惹上麻烦,我都会让客人剪切拷走储存卡里所有的照片,并且当场修完选中的图。

 

我是男摄影师:专给女人拍私房照

(《色欲》组图摄/一个有点故事的拍照人)

 

  所以,私房摄影师这个职业,并不被太多人理解和接受。“你一天拍这种淫荡的东西干嘛?要拿去勾引谁?”甚至女摄影师馨莹的家人也这样觉得她“不正经”。

  但馨莹是个做自己的女孩,并没有因此改变对未来的规划,也很肯定自己在现在和以后都不会因为任何人的评价放弃私房。

  我不太一样,常期待自己能够遇到合适的女孩,也知道女生大多会介意另一半拍私房,所以如果之后能够遇到合适的女生,我也愿意顾及她的感受,改拍风景。毕竟只要我还拿着相机,向生活妥协的间隙,也还能创作,还能记录生活和情绪。

  几天前,跟舒颜聊天,聊到了现在和将来。因为几个月前被骗子骗走三十万,所以原先跟她吹嘘自己是“创作型艺术家”的我,已经向生活低头妥协,开始接同学聚会的跟拍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婚网 » 我是男摄影师:专给女人拍私房照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