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听丨满足“她”需求 换装自拍馆悄然兴起

  粉色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小小的黑板,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小小的书桌,身穿JK制服的女生把手机夹在支架上,用蓝牙快门记录下自己唯美的瞬间……在这个用自拍展现自我的时代里,没有摄影师让你摆出矫揉造作的姿态,也没有修图师手中千篇一律的成片,一切都只追求自我的欣赏,自拍馆也就成了一个新的业态。

  最近半年多来“自拍馆”在京城悄然兴起,从去年的三五家,发展到了现在的十来家,新开的自拍馆在想着如何推广运营,早开的自拍馆已经往精细化和转型方向去追求。“悦己”、“沉浸”已经成为了一种年轻人的消费文化。

 

Qing听丨满足“她”需求 换装自拍馆悄然兴起

  自拍馆火了 95%是年轻女性顾客

  罗罗(化名)的自拍馆开在了东三环旁的双井优士阁大厦,选择这里,是因为地处百子湾、三里屯和CBD的交接处。从自拍馆往东的百子湾是京城网红的聚集地,往西北的三里屯是北京的时尚中心,往北则是CBD核心区,那里有大量的年轻上班族。

  双井优士阁大厦的房租不低,在开店的地点和面积这两者之间,罗罗选择了前者,所以自拍馆面积相对不大,只有100平左右,三个房间和客厅都设置了不同的实景区,除了适合JK制服的场景,还有国潮、人鱼等各种风格。

  实景房间内有自拍架和补光灯以及一些简单的道具,顾客来自拍馆拍照只需要换上喜欢的服装,选择喜欢的场景,用自己的手机连接蓝牙快门就可以完成。

  客厅里摆有各种服装道具,其中一部分与JK、国潮等实景风格相匹配。罗罗希望她的自拍馆能够给顾客带来与生活不一样的体验,所以她给自拍馆起名“Miss-X”。罗罗说:“‘X’代表着未知,我们希望顾客能够在这里找到自己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来自拍馆玩的顾客大多是爱美女生,或是三两成群,或是独自一人,她们能够在这里享受到远离生活和工作的烦恼,体验自己“X”的一面。

  由于距离百子湾很近,也会有一些职业网红光临罗罗的自拍馆,有的网红专程来探店,有的则纯粹就是来玩,还有的网红会用自拍馆的实景来拍摄自己的作品,其中偶尔也有一些男生主播,会来拍摄一些反串搞笑视频。一对男主播说,他们想要拍一个白雪公主的创意,恰好这里有合适的布景和服饰,所以就预约好过来拍摄一下,对于他们来说,自拍馆能够给他们的创意提供很多落地的机会。

  罗罗承认,自拍馆做的就是“女性生意”,除了男主播之外,偶尔能来的玩的男顾客,也是被女朋友拉来一起“陪衬”的,顾客群体超过百分之九十五仍是年轻女生。

  罗罗开自拍馆的想法也是学来的,她曾经和朋友一起去五道口和三里屯的自拍馆探店体验,换装自拍时的乐趣和拿到照片后的成就感,给她带来了舒适的感觉。后来她发现,在南方的成都、长沙等省会城市,类似的自拍馆已经出现,而北京当时还非常少,一直有着开一家小店梦想的罗罗,在比对了剧本杀店和付费自习室等诸多业态后,下决心开设自拍馆。她觉得,相比付费自习室来说,自拍馆更轻松,更好玩,而比起剧本杀店来说,又更简单,成本也更低。

  目前,罗罗的自拍馆只开了三个多月,平均每天能够接待5到6名顾客,先期投入了大约20万,如今已经基本能够收支持平。

 

Qing听丨满足“她”需求 换装自拍馆悄然兴起

  按时间收费 满足独处和治愈需求

  罗罗投资开自拍馆的时候,北京只有两三家,其中在五道口的“少女小渔自拍馆”自2019年年末就开业了,那个时候正是该店客流的最高峰。

  店主“小渔”和罗罗一样,都是从事互联网工作的女生,她是一名UI设计师,对于美学有着天然的敏感。同时,也能体会到互联网公司工作中带来的压力。

  2019年的时候,小渔在无意中看到一条新闻,一个女生兴高采烈地去影楼拍写真,结果遭遇影楼套路,被骗了很多钱,最后女生忧愤自杀。这件事让小渔觉得很无奈,于是她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有个地方,给女孩子们一个空间,让她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不被束缚,不被欺骗的,留下美美的瞬间?

  她想到了曾听说在美国有这种自助式的摄影馆,便动手在北京筹备起来。

  2019年底,小渔的自拍馆在五道口开门迎客,很快就收到了周围学生和上班族的欢迎,小渔回忆起那段时间,当时的客人一波接一波,店里有时候会同时来很多人,都要排队等待。

  看着那些顾客满怀期待而来,高高兴兴的离开,店铺爆满,预约不停,小渔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赶上了创业的风口。不过,2020年的疫情来袭,一下子就让自拍馆停业了半年多,之前赚到的利润,也都扔进了房租里。

  后来疫情缓解,待小渔再营业的时候,自拍馆也多了起来,到目前已经有大大小小十多家,顾客分流了不少。

  现在位于五道口恒兴大厦的“少女小渔自拍馆”是刚刚更换了新店不久,面积有180多平,比以前大了不少。除了两个摄影棚之外,还有一间设置了诸多布景的实景房间和独立的试衣间。

  作为京城自拍馆最早的店面之一,小渔更注重自拍馆的精致,她向顾客提供专业的化妆师和摄影师,不过,与影楼不同的是,除非顾客所需,摄影师不会参与顾客的拍摄过程太多,只是会在顾客拍摄前将影棚内单反相机和专业摄影灯调试好。

  小渔觉得,虽然现在手机自拍效果已经很好了,但在成片的质量上,尤其是光影的驾驭还是不如单反相机,她给单反相机配备了电脑设备,通过屏幕可以看到取景器里的画面,顾客用蓝牙控制相机自拍,如果有技术上的需要,再求助于摄影师。

  小渔的自拍馆也是按时间收费,所不同的是,由于有专业化妆,所以计费时间是从进入影棚拍摄开始算起,而不是从入门开始计费。

  小渔觉得,注重质量和服务是她的优势,她比较强调自拍馆给顾客带来的心理感受。“现在很多年轻人都社恐,不愿意跟太多人交流,自拍馆恰恰就是给大家一个独处的时间。而且换不同的服装造型,把自己拍的美美的,能够舒缓年轻人的压力。”小渔说,她想给顾客带来的是一种“治愈”的效果。

  在美团的店铺点评区里,对该自拍馆有600多条点评,其中500多条是顾客自己晒出的美图。有顾客点评说,第一次体验这种自拍,1小时3套服装,确实时间上有点赶,却拍出了自己想要的效果。这位顾客还提醒大家“去之前一定要看网友们的攻略”。
 

Qing听丨满足“她”需求 换装自拍馆悄然兴起

  自拍馆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风口?

  不过,由于有专业摄影师和化妆师的介入,小渔的自拍馆价位略高,这也是成本压力造成的。小渔说,疫情后自拍馆忙于换店装修,到目前基本稳定下来,后半年各种节假日较多,将是自拍馆经营上的重要阶段。

  逢年过节,自拍馆就会推出一些跟节日有关的主题实景,比如七夕、圣诞、农历新年等等,除此之外,自拍馆还要跟上时代潮流,引入一些网络热播剧、动画的场景,抓住年轻女性喜欢的风格,谁能够早一步触探到流行风格的前沿,谁就能早一点吸引顾客。比如此前丁真火起来后,小渔店内的西藏民族风的服饰和道具就很受欢迎。

  总体来说,自拍馆属于轻资产的行业,除了房租和一两名店员的日常开销之外,实景的替换也需要一些开销,每更换一个实景的装修大概需要千元到万元不等,但这恰恰也是自拍馆的竞争点。目前北京的自拍馆已经扩张到了十余家,谁家能够有更吸引人的实景风格,谁家可能就会更吸引顾客。

  小渔在自拍馆里腾出一块地方放置了一个非常大的玻璃缸,她打算把这个区域打造成为日前流行的水下摄影区。而罗罗的“Miss-X”自拍馆则引入了“美人鱼风格”的背景,她说这是她从南方一些自拍馆里学来的。

  好在,自拍馆在宣传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来拍照的女生都喜欢将自己的照片在微信朋友圈或者微博上分享,这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线上推广。美团、大众点评和小红书成了自拍馆主要的宣传阵地,女生们一边晒着自己的自拍美照,一边向大家介绍着自拍馆的体验。

  罗罗觉得,目前北京已经有了十几家自拍馆,市场基本趋向饱和,如果数量再持续增加的话,恐怕最终会像剧本杀店和付费自习室一样,陷入到内卷中。

  对于未来的发展,现阶段罗罗希望能够着手在运营上,借助网红或自媒体大V来宣传推广,吸引更多的客人。至于再往后的发展,罗罗坦言并没有想好。“南方有一些店除了自拍之外,还提供餐饮聚会的服务,但这需要更大的场地,北京的房租太贵了。”

  而小渔还是打算在服务上下功夫来应对竞争,她希望给客人们一些更好的体验,比如化妆的时候给客人提供一些好玩的小玩具。小渔始终认为,顾客来自拍馆的感觉体验是最重要的,如果环境乱糟糟,拍摄效果不好,终究很难吸引客流。

  至于更长远的打算,小渔也没有想好,自拍馆这个业态刚刚兴起时间不长,转型方向还要再摸索。她盘算着,或许未来会去租一个更大的房子,有内景拍摄,外景拍摄,还能聚会游戏,把“沉浸式”、“体验式”的理念发挥到极致。

  无论怎么发展,小渔和罗罗都觉得,自拍馆的出现是建立在当代年轻人注重个人表现、个人体验的需求上的,包括此前红火的剧本杀店,年轻人喜欢变换自己的风格、角色,忘记现实的压力和烦恼,以此获得轻松感和成就感——自拍馆就是这样的一个小空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婚网 » Qing听丨满足“她”需求 换装自拍馆悄然兴起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