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本文授权转载于公众号:艺术头条ArtExpress 
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

 

  格雷戈里·海斯勒在美国摄影界的地位,类似**的肖全、冯海,业内公认**的人像摄影师之一。

 

  操刀过无数大牌杂志的封面,镜头下的主人公,从总统到影帝到球星,无所不有。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罗德曼,《体育画报》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丽芙·泰勒 《美国周刊》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休·格兰特,《GQ》

 

  我抱着学习摄影艺术的心情翻开他的书《50幅人像杰作背后的奥义》,没成想看见的都是八卦——老头儿在书里一顿吐槽,矛头直指那些难搞的明星。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茱莉亚·罗伯茨首当其冲。1999年,海斯勒为杂志拍摄这位刚推出《诺丁山》、如日中天的大明星,遭遇堪称难忘。

 

  从晚上六点到八点,海斯勒和拍摄组等了两个小时,因为罗伯茨的御用化妆师迟到,然后又等了两个钟头——这是化妆师为罗伯茨化妆用去的时间。中间罗伯茨一直在煲电话粥,对于海斯勒的探问,回答是摆手示意他离开更衣间。

 

  终于,罗伯茨容光焕发地出现在海斯勒面前,她说的**句话是“拍摄用不了多久对吧,我还约了人吃饭”。

 

  “我只能拼命压住怒火,笑眯眯向她保证很快就能完事。”海斯勒回忆。

 

  他只有十五分钟拍照片,之后大明星扬长而去,留下他慢慢咀嚼屈辱滋味。

 

  “如果是我迟到两小时,当天的拍摄肯定完蛋了,我在业内会成为笑柄,再也混不下去。”令海斯勒震惊的是,不仅罗伯茨这么干没问题,就连她的化妆师这么干也没问题。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罗伯茨之外,另一位让海斯勒深感受挫的明星是格雷格·洛加尼斯——80年代的跳水之王,连续两届奥运打败**的谭良德、熊倪,登上冠军奖台。

 

  1988年,海斯勒为《生活》杂志拍摄洛加尼斯,创意是捕捉他从十米跳台掉落在半空中的画面,希望传递出一种“时空扭曲的幻觉”,就像达利的画那样。

 

  为了实现这个感觉,海斯勒要用到一款特殊的相机,没有连拍功能,一次只能拍一张照片,这意味着海斯勒每拍一张照片,洛加尼斯就得跳一次水。

 

  听完拍摄思路后,奥运冠军的回答是“我最多能给你跳五次”,理由是“出于安全考虑”。

 

  这是个很扯淡的理由,要知道,一个跳水运动员的日常跳水训练动辄上百次。

 

  只能说明,洛加尼斯压根儿不在乎海斯勒的想法,压根儿不在乎这次拍摄,这不过是他鲜花簇拥的生活中,一次可有可无的媒体曝光机会而已。

 

  海斯勒一再恳求他多跳几次,大约就差哭着下跪了,答案仍是那句话,海斯勒形容自己面对相机的心情像是“面对绞刑架”——只有五次机会,拍砸了怎么向杂志交差?

 

  转机发生在五次快门之后,一个刚上完游泳课、全身滴着水的小男孩走过来,“能和你拍个照吗,求你了洛加尼斯先生!”

 

  跳水之王乐了,“算你走运,摄影师。”他说。

 

  海斯勒于是有了第六次机会,洛加尼斯和小男孩一起跳下来,半空中,两人拉开一米的距离。

 

  这是唯一一张能用的照片。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1992年,海斯勒为《GQ》拍摄丹泽尔·华盛顿,也遇到了难堪的情况。

 

  他精心设计了拍摄方案,定制一身衣服,浓缩华盛顿的角色特点——《黑潮》里马尔科姆X的帽子和眼镜,《光荣战役》中的士兵制服。华盛顿刚刚凭《黑潮》获得奥斯卡男主角提名,之前还凭《光荣战役》获得过奥斯卡男配。

 

  “这套拼贴的行头,又好玩,又有纪念意义,一定能让他满意。”海斯勒是这么想的。

 

  结果丹泽尔·华盛顿到摄影棚后,直接拒了他的方案,理由是“一旦完成某个角色,就彻底摆脱了表演状态,再也不愿意重复那个人”。

 

  海斯勒只好临时找了个木头墩子,让华盛顿站上去,扮作奥斯卡小金人拍完了照片。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此外,海斯勒还被老布什剥夺过白宫的拍摄权利,因为他把总统拍得像个“两面派”;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海斯勒为《时代周刊》拍摄的老布什

 

  被拳王阿里称作疯子,“你一定很爱这份工作吧,才会这么折腾我这个老人家”;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被NBA球星阿朗佐·莫宁扔在摄影棚里等了两个钟头,因为他要把头皮刮一遍再来拍照,虽然“那个光头看起来前后没有任何变化”;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还被东芝公司总裁拒绝过各种拍照姿势,“我不能双手抱胸站着,那代表我防范意识很强,也不能两腿交叉,那表示我很弱,不能十指相交放在前面,那是心虚的表现,把手插在口袋里也不行,这叫懒散不靠谱;我只能这样站着,这是成功生意人的站法。”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海斯勒镜头里的阿尔·帕西诺,实力演绎什么叫成功生意人的站法

 

  杂志摄影的悲哀在于,必须戴着镣铐跳舞。摄影师的创作想法,是整条产业链中最不重要的意见,随时被明星本人、经纪人、杂志编辑推倒,“这些状况,不止一次让我起了放弃摄影工作的念头。”海斯勒说。

 

  照**摄影家贾育平的说法,厉害的摄影师追求的是“拍得不像”,“因为照相机的特点就是拍什么像什么,拍得越像、越清楚,越是呆板无味。只有拍得不像,才能体现摄影师的主观创作、审美和想象力。”

 

  按这个标准,海斯勒确实是个艺术家,每次拍摄都努力设计情境、精心运用道具,希望把大众熟知的名人拍出反差感、陌生感,扭转其固有印象。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海斯勒为《GQ》拍的“大鲨鱼”奥尼尔

 

  只不过,这样的艺术追求未必会被名人所珍惜。在一些炙手可热的大人物看来,拍摄杂志封面只是一次普通的宣传活动,摄影师,不过是每天都会遇到的拿着相机的人而已,心情好配合一下,心情不好让他滚蛋。在气势汹汹的大人物面前,摄影师没有议价能力,只能装孙子,好话说尽,仍不免受气。

 

  这便是海斯勒满纸怨怼的由来。

 

  我想起蔡国强,作为国际一线的艺术大腕儿,面对外部环境,也得伏低做小。

 

  北京奥运会上著名的“大脚印”,就是他妥协的结果——这个创意本来出自他的“外星人系列”,一串大脚印喻示着苍穹之上的神秘力量,但是政府不认同,蔡国强不得不换一个说法,“这些大脚印象征世界正向**走来,29个脚印代表了29次奥运会的轨迹。”

 

  这个说法感动了官员、警察和消防,创意才得以实现。

 

  蔡国强犹如此,况乎他人。

 

  创作中的无奈和妥协,恐怕没有哪个艺术家能够幸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婚网 » 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给明星拍照片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