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馆开店潮背后: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自拍馆开店潮背后: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自拍馆取代剧本杀成新宠?

  剧本杀的热潮还未退去,险些就被新业态取代了“新宠”地位。

  事实也是如此。在喧闹的舆论追捧之下,一家家新店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只是北京,今年就已经新开20多家换装自拍馆。

  然而,那些杀入网红赛道的北京店主,逐渐冷静下来。因为店铺的账面,难以匹配舆论对自拍馆的追捧。

  一名店主对《未来商业观察》坦言:这个行业不太行。

  一时热血过后,投资者们发现,眼前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新的创业出口

  2020年10月,27岁的吴婷带领她的装修团队,为北京四惠一家密室逃脱店做装修。密室逃脱店旁的一块300平米的场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一直想做个副业,这300平米的场地,可以开一家换装自拍馆门店。“当时,我刚从上海回来没多久,在上海去过几家换装自拍馆,感觉还不错。”吴婷说道。

  当时,她了解的上海自拍馆,每月盈利都在4万以上。而当时,这一模式还未在北京铺开,全城只有一家换装自拍馆,市场一片蓝海。

  吴婷甚至设想,店面又紧挨密室逃脱店,两个行业还能互相引流,前景更为可期。

  换装自拍馆是时下流行的娱乐空间,店铺仅提供服装和主题场景,但没有化妆师、摄影师,顾客需要自己化妆、摆造型、照相。因自拍馆自由度高、私密性好,很受女性消费者欢迎。

自拍馆开店潮背后: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吴婷找到房东,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租下了300平米的场地,并投资60余万,进行装修改造。

  自拍馆共9个场景,6大3小,包含6个化妆间和9个试衣间。其中,大场景是封闭空间,吴婷花了4万多元,专门找中央美术学院的人设计,沉浸感极强,很受欢迎。

  今年4月,吴婷的INTO MIND自拍馆正式营业,每月的纯利润能达到2万余元。但吴婷并不满意,因为自己也被困在店里。

  开店前,吴婷找了一个店主负责看店,准备坐等收钱。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换装自拍馆的网上运营耗费了她大量精力,而且旁边的密室逃脱也不景气,无法引流。

  “我一个外行人,通过开设自拍馆,学会了大众点评,线上运营全部都是自己做,小红书上还写出过两篇文章。”吴婷抱怨道。

  如今,吴婷准备生孩子,无心照料店铺,已准备转让出去。

  与吴婷的想法不同,30岁的欧阳很看好换装自拍馆。今年5月份,她与两个朋友合伙投资了20万,在北京双井开了Miss X换装自拍馆。

  “生意很好,每个月有两万多的盈利。”欧阳说,“现在店里是一个合作伙伴在经营,一年内我们就能收回成本。”

  欧阳是互联网大厂员工,她一直想自己当老板。去年下半年,换装自拍馆在南方城市兴起。欧阳合伙人发现这股趋势,便拉欧阳投资开馆

  事实上,换装自拍馆并非新兴行业。早在2012年,自拍馆就传进了**,短暂受到消费者的热捧,但自拍风潮过后,自拍馆的热度逐渐消退。

  如今,相似的风潮再起。相比其他生意,自拍馆投资成本低,运营成本小,为欧阳这样想自己开店的年轻人,提供了新的出口。

  虚火下的隐忧

  虽然换装自拍馆在盈利,但是欧阳和吴婷各有顾虑。

  吴婷坦言,换装自拍馆盈利稳定,但是挣得少,“一年的盈利,都没有我一个装修项目挣得多。”欧阳则认为,换装自拍馆难的顾客圈有限,难以出圈,“顾客大都是95后和网红群体” 。

自拍馆开店潮背后: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从一开始,自拍馆就是一个有局限的生意,其主要客源,只有那些在社交平台晒好看照片的年轻女孩。除了打造人设的社交网红,更多去自拍馆消费的普通人,也只是心血来潮。

  每到周末,吴婷和欧阳的自拍馆都会迎来大量女性顾客,客单价在120元-140元之间,每个顾客都有两小时的时间,挑选场景、化妆、换装、自拍。

  2021年6月,上海团市委和美团联合发布的《长三角青年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换装自拍馆已成为青年十大消费新业态之一。顾客以大学生、网红为主,年轻少女顾客占比几乎达到9成。

  在上海,大众点评注册的换装自拍馆已有30多家,广州超过40家,重庆的换装自拍馆数量甚至超过两地之和。

  在北京,换装自拍馆还属新兴网红产业:在大众点评注册的换装自拍馆约20家,且大多为今年5月后注册的新店。

自拍馆开店潮背后: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而开店将近半年吴婷,依旧判断,“如果没有大变动,自拍馆恐怕很难出圈。“

  这些冲入场内的玩家,似乎都知道眼前就是巨大宝藏,但中间隔着迷雾,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抵达对岸。

  那些年轻创业者脸上,都是一脸茫然。

  难以对标的前景

  9月初,“自拍馆取代剧本杀”的论调甚嚣尘上。人们只看到了开店的火爆,却没意识到自拍馆相比剧本杀的天然局限。

  在实际经营中,吴婷和欧阳发现,自拍馆的顾客少有二次消费者,取代剧本杀,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相比剧本杀,自拍馆更像是密室逃脱,最具吸引力的主题场景,一定经过精心装修布置。但就像密室一样,几乎没有消费者,会为同样的场景重复买单。

  为了吸引顾客复购,欧阳打算每半年更换一次场景,而她更换场景的依据,便是时下网络最为流行的元素,“小红书流行什么元素,相应的自拍馆场景就会受欢迎。“欧阳说。

  然而,对于吴婷而言,更换场景并不可取。她的自拍馆都是实景搭建,换场景就等于重新装修,成本高昂,所以吴婷只能进行服饰上的调换。

  “现在自拍馆内有200多件服装,我们会尽可能在服装上做到**。“吴婷说。

  换装自拍馆更像是轻量化的网红影楼。近年来,新式摄影影楼出现在各大商业中心,圣诞节主题照片在社交平台刷屏,门店预约爆满。

  对比这类庞然大物,换装自拍馆更具优势:

  一方面,换装自拍馆极大地降低了人员成本,一个店长足以完成线下的化妆、整理、打扫等工作。另一方面,网红在社交平台晒图,可自然带动流量,减轻推广压力。

  吴婷和欧阳的自拍馆,大都在小红书、抖音、美团推广,其中**支出是美团,同样,超九成的客源也来自美团。

自拍馆开店潮背后: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低创业门槛和低运营成本,间接降低顾客的自拍成本,相比于一张写真的价格在200元-400元不等的海马体和天真蓝,低价格、赶潮流的换装自拍馆,显然更受年轻人欢迎。

  不过,二者的困境也是相似。精心打扮妆容、布置场景,固然有拍照的仪式感,但仪式感并非请客吃饭,“花钱拍照”始终都是一个低频的消费行为。

  如果没有足够多的消费者补充进来,随着自拍馆的增多,行业将加快进入内卷阶段,闭店潮随时到来。毕竟,手里的资金能撑过多少对手,谁也无法预测。

  同样没人能预料,下一个快速走红、快速落幕的网红赛道,又将在哪里出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婚网 » 自拍馆开店潮背后:没有蓝海,只有蜃楼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