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岁女造型师专为中老年女性扮美

  老了不能美吗?赵荣溪不这么想。64岁的她不但大半生追逐美,更专注用一双巧手为同龄姐妹创造美。她把给大家做过造型的照片发到网上,打破了人们对中老年女性群体的刻板印象。

64岁女造型师专为中老年女性扮美

  她们大都是1960年代的普通女性,聚在一起会谈论怎么把眉眼画的好看,怎么穿旗袍走路,怎么用镜头定格美丽……对于她们来说,寻求美的过程更像是对现实的一次逃离,脱离身份的钳制,重新找回自我。而35岁时陷入低谷的赵荣溪,在帮助中老年女性重塑美的同时,也从中汲取力量。

  在河南,54岁的苏敏自驾游开启另一段人生,50岁的韩仕梅成为短视频平台上的“野生诗人”,而64岁的造型师赵荣溪坚持余生要为老姐妹们扮美,她们在通过不同方式对抗时间。

64岁女造型师专为中老年女性扮美

  64岁的她热衷“素人改造”

  涂隔离,打粉底,抹口红,轻扫腮红,戴上假发……戴着眼镜的赵荣溪手指上下翻飞,熟练地给一位头发花白的姐妹做化妆造型。短短一会功夫,这位经过改造后的老人令在场人眼前一亮,她本人也欣喜无比,看向镜中的眼神都变得晶晶亮。

  不仅热衷于给中老年女性做素人改造,赵荣溪还会给她们拍照做纪念,定格美丽。

64岁女造型师专为中老年女性扮美

  她把反差极大的照片发布到网络平台上,惹得小年轻直呼“佩服阿姨”,打破了人们对中老年女性群体的刻板印象。而给大家创造美的赵荣溪,因64岁的年龄以及优雅得体的气质,也引起了网友的注意。她上传自己的诵读作品,嗓音颇像一位资深女播音员。在网络平台上,她还爱“秀”自己92岁高龄的母亲,带着母亲一起,和同龄老姐妹们一起感受山山水水,帮她们拍照留下美丽瞬间。

  赵荣溪在河南郑州有间形象设计工作室,专门给中老年女性做化妆造型,已经做了十多年。工作室虽然不大,却五脏俱全,各种彩妆护肤品一应俱全。一面墙上,还满满摆着各种假发。

  以前,这个温馨的场所经常上演茶话会,这群“60后”姐妹们聚在一起,会谈论怎么把眉眼画的好看,怎么穿旗袍走路,怎么用镜头定格美丽……

  在那些寻求美的瞬间,她们忘却了自己为人妻为人母的身份,更像是对现实的一次逃离,脱离身份的钳制,重新找回自我。而赵荣溪在帮助中老年女性重塑美的同时,也从中汲取力量。

  化妆给她打开一扇窗

  赵荣溪的父亲是安徽人,母亲是四川人,她的名字就取决于父母所在县城的地名。1969年,赵荣溪随当兵的父母来到河南驻马店,一年后到郑州上初中,之后定居郑州至今。

64岁女造型师专为中老年女性扮美

(赵荣溪年轻时当过五年兵)

  她的经历非常丰富。先是赶上“上山下乡”到了青年农场,然后去了江西当兵,五年过后返回郑州,先是在一个军工厂卫生所上班。那时候她成了家,儿子刚刚一岁多,她报了夜校进修学习。

  爱学习,不服输的赵荣溪一心扑到工作上。进修后她又调岗至厂里的工会工作,还兼做播音员。“大家休息时,我放喇叭播新闻、播音乐,还有厂里的好人好事。等大家吃完饭,我又去管理图书室。”赵荣溪忙得不亦乐乎。

64岁女造型师专为中老年女性扮美

  她在厂里还负责调解工作。

  “有时候谁家两口子吵架了,邻居‘咚咚‘来敲门,让我去做调解。等我回来自己家吵开了,丈夫埋怨我总管别人家不管自己家,现在想起来挺好玩的。”

  35岁那年,在卫生所工作时看到生离死别的无助感,尤其是几年后父亲的去世,让赵荣溪感觉到人生沉入低谷。

  怎么走出来?赵荣溪决定找个让自己快乐的事情,转移注意力。“那时候自卑,一心向美,觉得变美能带给自己自信。”她在偶然的机会接触了化妆,开始买来化妆品捣鼓着给自己化,眼影眼线画不好,顶着熊猫眼去上班,导致同事问她是不是没休息好。于是,在工作之余开始跑去广州学化妆造型,学习色彩甚至是行为心理学。那时候她胆大,敢“买冷烫机把筷子弄断给大家烫头发”。

  有次,赵荣溪被杂志封底的照片深深吸引。画面上,一个白衣少女在一个空旷的教室里休息。少女望着窗外,一束光线打在她的脸上、身上,显得很安静,眼神里充满遐想。她赶紧看看作者是谁,然后辗转联系到这位摄影师,得知对方在北京开了商业摄影学校,立即请假去学。“那时候我多大劲儿!”

  化妆造型、摄影,就这样,35岁的赵荣溪开始不断追寻美,之后不管到私企、国企工作,都没有扔掉这门爱好。她的造型技巧也逐渐娴熟,退休后索性开了造型工作室,专门为同龄女性扮美。

  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对于1960年代的普通女性来说,她们的青春底色比较单一,眼前看到的是颜色多半是黑白灰,等老了老了,才开始接触五彩斑斓的色彩。

  赵荣溪称,为什么中老年女性喜欢颜色艳丽的丝巾,可能和青春的贫瘠有关。而在为同龄女性创造美的过程中,她也汲取了很多力量,很多时候也体会到自己工作的意义。

  有次,在给一位老姐妹做完造型并拍照后,对方提出想要所有照片,赵荣溪答应了。不久后,这位老姐妹又催着要照片,说想急着看看自己漂亮的模样。大概两天以后,赵荣溪无意间得知对方原来得了肠癌晚期,立即催促厂家快点把相册做出来。

  照片出来后,在外地的赵荣溪赶紧托自己的一位学生,给对方把相册送到医院。“当时她已经是间断性陷入昏迷。我很吃惊接到她的电话,她说看到照片了非常高兴,没有遗憾了,我一定会快乐的活好每一天的,我说我下次还会给她化妆。这时候我才觉得我一个化妆师的责任这么重大。”

  还有位老姐妹,**次见面时,面容的年龄感比较强,而经过赵荣溪的巧手改造,整个人变得自信起来。

64岁女造型师专为中老年女性扮美

  有些老姐妹坦言惧怕变老,带着恐惧和悲伤迈入晚年,而她们年龄相仿,有共同语言,通过化妆造型这个桥梁聚到一起,在一起互相鼓励,变得乐观积极。

  其实,这样的故事有很多。赵荣溪也正是通过许多的实例体会到,化妆的作用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外在的改变。

  回顾自己走过的64年,赵荣溪一直不断在挑战自我,对新鲜事物的追逐不亚于年轻人。前不久她又开始了诵读,在卫生间里录音,一遍遍上传作品。“特别不成熟的作品,现在听起来觉得头皮发麻,但是没想到瞬间就有不相识的网友给我送鲜花,我突然发现在这个时空里找到了存在感。”

  而为中老年女性做化妆造型,是赵荣溪最能找到自己价值的方向。

  “为什么我坚持从事这个,更多的时候是她们感染了我。”赵荣溪认为化妆造型不仅仅改变外表,而是通过这个爱好,丰富晚年生活,永远保持对生活的热情。

  赵荣溪说,人说复杂也复杂,因为需求很多,但是林林总总,无非追求的是快乐和健康。“如果我能带给她们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那我的坚持就有意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婚网 » 64岁女造型师专为中老年女性扮美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