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道森身亡后: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弥补遗憾

鹿道森身亡后: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弥补遗憾

  “春天有油菜花开,秋天则是桔梗盛放,即使只是漫山遍野中一株小草,生根发芽,终究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小小地方吧。”

  作者: 彭宁铃

  1日,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普陀山分局发布通报:上午7时许,在朱家尖东沙附近海域发现一男性遗体。经家属辨认,遗体系近日失联的网名为“鹿道森”的微博博主周某(26岁,贵州人)。

  此前,11月28日深夜,鹿道森发布微博,因疑有**倾向,引起网友关注。

据其生前摄影圈内的朋友透露,目前,死者已火化,家人已连夜将其带回家乡贵阳。朋友想为鹿道森整理出版摄影作品,“圆他一个遗憾。”

鹿道森身亡后: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弥补遗憾

警情通报内容 截图


  摄影博主“鹿道森”身亡,此前曾在微博发布遗书

  “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介绍自己了……我已经尽力去处理好一切了,把所有行李打包寄回家……我不希望有人来找我,我也不愿意成为一抔黄土,就让我独自在天涯流浪吧。”

  11月28日23时28分,微博名为“鹿道森”的博主发布了一则疑似遗书的帖文,引起网友关注。

  据媒体报道,11月29日凌晨3时许,舟山市公安局普陀山分局接舟山市公安局指令,要求协助寻找“鹿道森”(周某)。

  经查,该博主于11月28日16时许进入朱家尖辖区,并于16时17分在朱家尖蜈蚣峙码头,独自乘坐一网约车至朱家尖东荷嘉园,后步行往小乌石塘方向,16时42分进入该路段一山间小路后消失。

  接警后,当地警方连夜部署相关警力开展查证搜寻工作,并一早动员组织社区干部、蓝天救援队等社会力量共同开展地毯式排摸与查找。

  经大规模调查访问,29日傍晚,工作组接一村民报案称,其于今日上午7时许在朱家尖牛泥塘山南侧海滩礁石上发现一件灰色风衣,内有一部白色手机。经确认,该手机系周某手机。

  12月1日,警方通报,上午7时许发现其遗体,排除他杀。

  “我们非常非常难过,内心很不愿相信这个事。”据鹿道森生前曾跟随学习摄影的老师薇薇说,得知鹿道森发文后失踪的消息,朋友们都很着急。其在家乡贵阳的朋友联系上鹿道森的家人,一行于11月29日抵达舟山,想不到还是传来了噩耗。

鹿道森身亡后: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弥补遗憾

11月28日,鹿道森发布最后一条微博。来源:鹿道森微博


  爱摄影的男孩:“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爱”

  “我应该怎么向你介绍我呢,农村,留守儿童,山区孩子,校园霸凌经历者,摄影创作人,独居青年,追梦的人……”在11月28日晚发布的微博中,鹿道森这么介绍自己。

  超5000字的自述中,鹿道森剖开了一个“恐惧、不安、被排挤”的过去。“25年,只有小时候在假期挨着外婆时才能感受到温暖”。他问,何以为家?无依之地,四海为家。

  在微博中,鹿道森会不时分享自己的生活。有追问摄影的意义,也有出版作品的小愿望,有“你们听我租的房子窗外风好大”、“真不快乐”,也有“我爱工作!!!打光真的太有意思了”。

  据其在微博发布的摄影教程视频介绍,他在大学修室内设计专业,大三下学期开始学习摄影,毕业后决定继续拍照,后成为自由摄影师。

  视频中,26岁的鹿道森常常戴着宽大的黑框眼镜,头发有时是金色,有时则是天蓝,当镜头对准他,他招手笑,“hello大家好,我是道森,又见面啦……”

鹿道森身亡后: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弥补遗憾

来源:鹿道森微博

  鹿道森经常分享自己的摄影作品。

  他称自己喜欢幻象神话类风格,在其分享的作品中,主人公就像西方神话里的女神,总是身处星光、绿野、鲜花和蝴蝶中。他说,“大概是因为渴望爱,想要得到救赎,所以才想创造神,所以拍摄的题材都是神话类型吧,又或许是想创造一个充满爱的王国,没有疼痛和伤害。”

  “道森有较强的共情能力,情感上也比较细腻。”薇薇称,2017年左右,鹿道森通过网络渠道联系她学习摄影。因在不同城市,两人的交流一般是在微信上,或是在旅拍,有时也会聚会。大学期间,鹿道森拿了奖学金,还曾去青岛找她玩。去年春天,鹿道森来到杭州工作,薇薇到杭州也会与他一同吃饭。

  在薇薇的接触中,鹿道森“有才华、积极向上”,总会聊起他的摄影梦想与创作,偶尔也会吐槽“胖了,掉头发了”。但很少听到他讲生活中的情感烦恼,更不曾听他提及微博中的童年创伤。

  另一位称鹿道森为“小鹿”的摄影圈朋友阿泽还提到,鹿道森平时是个很开朗的人,会开玩笑,也乐于助人。“可能还是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

  事发前不久,在北京的阿泽曾约鹿道森带他去周围的小岛上拍摄,对方告诉他,最近几天没有时间,“等下个月,或者明年”。“所以出事后,我们非常意外。他不像不守承诺的人。”

 

  最后一条微博的发出,引起网上大量关于原生家庭等问题的讨论。据媒体报道,鹿道森生日当天,妹妹和母亲先后通过微信送去了生日祝福,鹿道森也有回应。他拒收了母亲发的生日祝福红包,但他说了一句“谢谢妈”。

  薇薇说,因未听说这方面的事,不便猜测其家庭原因,鹿道森的父母和妹妹过度伤痛,不愿接受采访。鹿道森的微博则说,“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我也不想去怪别人……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爱,而不是伤害。”

鹿道森身亡后: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弥补遗憾

鹿道森作品。来源:鹿道森微博


  家人已将其骨灰带回贵阳,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

  11月29日,与家人一同赶赴舟山的还有一位鹿道森与薇薇、阿泽在摄影圈内的朋友。对方通过阿泽表示,1日晚,家人已将鹿道森火化,并将其骨灰带回了贵阳,目前正在处理相关后事。

  今年8月23日,鹿道森微博还曾提到一个小愿望:要是幻象系列能出版就好了。有网友也关注到其身后作品的处理。

鹿道森身亡后: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弥补遗憾

来源:鹿道森微博

  薇薇说,朋友们正在策划,希望把鹿道森生前的作品整理出来,怀念追思,也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弥补他的一些遗憾。“至于是否有追悼会,或出版公益画册,或后续采取其他公益的方式,等家人心情平复一些会沟通商量。”

  微博中,鹿道森曾多次谈到摄影的意义。事发前2个月前,他曾自问自答,“摄影究竟有什么意义?春天有油菜花开,秋天则是桔梗盛放,即使只是漫山遍野中一株小草,生根发芽,终究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小小地方吧。”

  (经受访者要求,文中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婚网 » 鹿道森身亡后:朋友想为其出版作品,弥补遗憾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