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本文已获得授权转载
来自:电影杂志社
微信号:dianying200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2019年9月23日,电影《封神三部曲》剧组公布首批主演阵容的时候,亮相的六张人物海报立刻在朋友圈、微博上引发了疯狂转发。而这六组人物海报都出自于一位剧照师之手——

  包翔宇。

  十年前,在《我知女人心》片场,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摄影系的包翔宇一定不会想到,自己会做剧照师十年之久。电影《寻龙诀》《我不是潘金莲》《大约在冬季》《诗眼倦天涯》;剧集《脱身》《天盛长歌》《宸汐缘》;综艺《奇遇人生》等等,都是他掌机拍摄剧照。

  “我自己比较喜欢拍剧照,跟朋友表示过我想做这个(剧照师)的意愿,他就让我在一部戏里试试,跟我说里边有两个大腕儿,要小心一点,别捅娄子。”

  那两位大腕,一个是刘德华,一个是巩俐。

  “我比较自豪的一点,巩俐老师在拍摄的时候本来只允许摄影、跟焦在,其他人都要清场,但我是可以站在她前面拍剧照的那个人,我现在想起来还挺骄傲的。我猜,她可能看出来了我非常非常在乎她(的剧照)。”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包翔宇拍摄《我知女人心》剧照

  “我的老本都是乌导教我的”

  2011年,包翔宇接到了这个朋友的第二部戏,《画皮2》,也是在那个剧组,他认识了乌尔善导演,并开始了长期合作。巧合的是,此前包翔宇非常喜欢乌尔善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刀剑笑》。

  “我对看电影比较挑剔,《刀剑笑》是那个时候看过的为数不多的还有印象的电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美术部分,他呈现人物状态的美学风格太震撼了,我现在几乎都能想起来里面每个人的造型。”

  包翔宇曾经发过这样的感慨:乌尔善导演,我最最最尊敬的老师,我的老本都是靠乌导教我的。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对剧照没有什么期待,在我工作了几天之后,拿出来一些周迅和现场的剧照时,乌尔善导演挺开心,看到了一些他期待以外的东西。慢慢乌导和我的交流就越来越多,比如说,他会把比较完整的想法传达给我,我会相对准确地把他的想法体现在剧照上;他也会非常细致地调整一些颜色。在颜色和调光这方面,都是乌尔善导演指点我怎么做的。

  “(拍《画皮2》时)乌尔善导演比较厉害的是,他既能保持魔幻和奇幻的部分、又不失真实的感觉。在怎么去表现周迅演的这个妖时,我们最后想出来的就是,脸部皮肤的地方消色百分之五十,看起来有点偏黑白,但是妆的部分保留原来的颜色饱和度,乌尔善导演真的在艺术上是非常细致的人,我一直在这方面挺受用的。

  “除了纯拍摄剧照来帮助宣传,如果剧照在调光这些方面,也做了一些能够帮到导演在后期的工作,我也觉得挺好的。”

  《画皮2》之后,包翔宇继续拍摄了《寻龙诀》的剧照(《寻龙诀》为什么好看?因为导演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冒险类型,并写了一篇长论文。),目前,他在《封神三部曲》剧组,“特别好的工作环境会让你觉得有工作的成就感,你拍出来越好的照片大家就越开心,会格外珍惜。”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包翔宇剧照作品

  “陈坤:小包,我记得你;周迅:小包,怎么又是你?

  《画皮2》以后,包翔宇不仅仅参与乌尔善导演的所有电影,和其中两位主演陈坤、周迅,也开始了更频繁的合作。

  “《画皮2》时认识坤哥、迅姐,看到他们的时候比较敬畏、非常怕做错,一心就想把工作做好。现在能跟他们一起工作,还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我跟坤哥(陈坤)近几年的戏比较多,休息的时候,我会去蹭个咖啡蹭个饭,看到的他(陈坤)都是带妆的状态,我几乎跟他每一个人物的造型都面对面过。比如拍《脱身》中的双胞胎,《天盛长歌》中的逆袭皇子,《诗眼倦天涯》的武士。现在反倒是坤哥卸了妆以后的样子,对我可能比较新鲜吧!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包翔宇剧照作品

  在跟随综艺节目《奇遇人生》拍摄剧照的时候,周迅看到包翔宇,调侃他说,“怎么又是你,小包?”

  “《奇遇人生》是阿雅找的我,不是按照综艺的方式拍的,有点纪录片的感觉,比较开放,要求捕捉艺人的很多片段。

  我自己很喜欢给周迅和阿雅拍的那些剧照,有些是摆拍、有些是抓拍;也很喜欢我给阿雅和冯绍峰拍的那组在麦田里的照片。

  不过,拍《奇遇人生》的剧照比想象的要难很多,艺人只知道要去干什么,具体如何进行都不确定,在英国记录了很多他们遇到了障碍时的片段,不是演的,是真的遇到了那些麻烦,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像战地记者了。”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包翔宇剧照作品

  包翔宇告诉我们,跟拍周迅,有一个很大的福利。

  “很多国际上著名的摄影大师都拍过迅姐,我在跟迅姐聊天的时候,她都会‘间接’地教我,那些大师是怎么拍她的。前段时间去世的那位彼得·林登伯格(Peter Lindbergh)也拍过迅姐,迅姐就会跟我说Peter是怎么拍她的,他们是怎么交流的。

  “虽然那些信息细枝末节,但对我启发太大了。到我们现在,任何一点细微的信息给你的启发、提示带来的进步的感觉,可真的不是读一两本书可以体会到的。哪怕是特别细微的一个细节,也非常有用!”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彼得·林登伯格为周迅拍摄的时尚大片

  “说实话,拍剧照就得多拍,我就希望NG很多条”

  谈到如何能够拍出好剧照,他的回答倒是很简单。

  “最重要的是勤奋,多拍。

  说实话,拍剧照就得多拍,我就希望NG很多条,哈哈,导演听了可能会生气。尤其是拍群戏,特别难,因为有一个人眨眼、歪嘴、翻白眼,片子就全都不能用了。不好的后期也可以补,但是工作会特别大、特别消耗精力。所以要前期拍好,就得一条一条尝试。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剧照师包翔宇工作照

  “《寻龙诀》(专访︱乌尔善 :红卫兵大战日本僵尸,这一段会成为经典)那样有炸点的戏,又不能拍很多条,布置炸点可能就要半天,又很危险,所以在能拍的时候就要多拍。说实话,还是有很多很精彩的镜头都没抢到,因为拍剧照的空间特别小,几平米的空间三台机器,哪哪儿都穿帮,但是那场戏特别重要,可你就是进不去,就是拍不着,再争取也没用。

  “剧照是很被动的工种,你几乎要让出所有人的(位置)之后才能工作,所以要善于观察,也要和剧组搞好关系,别让演员觉得不舒服。

  现在的相机好很多了,有全静音的快门,之前的相机快门声很大,有的演员能屏蔽,有的缺乏信心的演员,任何一点声音都会对他影响很大。所以我要替对方着想,如果会影响到别人,我会以对方为主。”

  包翔宇将好剧照的秘诀归为“多拍”,但是实际上,每次拍摄前他也会做大量的准备。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剧本是肯定要读的,通告也要看,我每天会预想一下,我的预期是什么样的,在脑子里过一遍可能的画面,先计划一下,哪句台词我要拍特写、哪句台词我要让环境给人物情绪、哪句台词拍得松一点。

  有些比较熟悉的景,我可能会预想到如何让拍出来的人物更提气。但是如果去新的环境、新的场景,就得在现场碰,有可能跟你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就是下意识了,当你拿起相机,你要靠直觉去判断自己要怎么拍。

  有些时候,电影和电视剧、不同的摄影老师的习惯都会差距很大,大部分不会按照你想象中的走,沟通不会带来方便,反而会带来麻烦的。尤其是一些斯坦尼康,你不会知道它要往什么方向走。

  因此,我自己不太会参考摄影机的画面、掌机老师的构图,我还是会以自己的角度先去尝试。这个行当干得年头多了会有一些好处,大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是相对固定的,大家合作了很多年了,也会相互照顾,很多剧组同事也会给我让一些好的位置。

  特效量大的影视作品,拍剧照的时候很多时候也是面对绿幕的。绿幕的剧照,是不能用的。但是,绿幕的好处是,拍好了可以做海报素材,比较容易抠图,所以在各种情况下的用途是不一样的。”

  “‘剧照’和‘海报’拍摄的不同”

  对于“剧照”和“海报”的拍摄,包翔宇给我们解释了这之间的不同。

  “海报和剧照的区别,大致上来讲,海报是概念创作的形态,剧照更像客观记录的形态。海报的功能在于呈现影片的气质和灵魂,需要摄影师大量的主观创作,在充分理解影片的精神核心后通过艺术再创作来进行呈现和放大。所以大家看到的海报经常会有一些比较意象化的、甚至夸张的创作手法,但当你一看到这张海报的时候,就能非常强烈的接收到影片的风格和内容核心。

  而拍剧照要求摄影师在不影响影片拍摄的同时,通过一组静态的画面还原“戏”,包括演员的表演,场景的光影和陈设,达到用图片讲故事的效果。

  真正好的剧照师往往可以通过不同于摄像机的拍摄视角和艺术处理,创作出非常有故事张力的达到海报级别的剧照,甚至比棚拍的海报效果更好。比如《封神三部曲》项目的海报就是出自于影片拍摄现场的剧照。”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封神三部曲》人物海报,包翔宇拍摄

  包翔宇在采访中反复提到,剧照往往是我们接触一步影视剧的“第一印象”,也是每一部影视作品的“第一层面纱”,正如刚发布就不断被刷屏的《封神三部曲》一样,我们可以管中窥豹地从海报上人物的眼神中,捕捉到《封神三部曲》剧情的丰富和复杂。

  目前,包翔宇仍然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剧照和海报的拍摄工作,他刚刚发布了一条朋友圈,画面上他站在摄影棚的一束光前,文字写着:挑灯夜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婚网 » 幕后 ︳剧照师, 揭开电影的“第一层纱”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