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的新型妆容:注定要被看到

  编者按:以往人们对妆容的精致感要求很高。疫情之后,人们对化妆有了新的理解。化妆是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无所谓对错,也无所谓完美。由于口罩之下我们能看到的面部只有眼睛,所以眼妆掀起了一波热潮,不管是夸张的蓝色眼影,还是闪亮亮的眼部妆容,都是一种展示自己的方式,这种新的妆容注定要被看到。本文来自编译,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18岁的莎拉·温加茨(Sarah Weingartz)在高中最后一年成为了一名化妆专家。白天,她在Zoom课堂上上课,在麦当劳做兼职;晚上,通常是在午夜左右,她在FaceTime上与两位同学连线,涂上一堆眼影和口红,擦干净,然后睡觉。

  在隔离最严重的时期,疫情前从不化妆的温加茨囤积了大量眼线笔、散粉、和眼影盘。她从加拿大抖音用户Kall Me Kris(又名Kris Collins)那里学习了画猫眼的技术,Kall Me Kris有4000多万粉丝,她还尝试了蓝色眼影和眼线,现在这些都是她越来越多的化妆品系列的主要产品。

  “最开始我就只画眼尾,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喜欢它,”温加茨谈到她的眼线之旅时说道,“从那以后,事情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现在,她的眼线画得很夸张,一直延伸到眼睛的外眼角。她喜欢的时候,还会涂上一些红色或蓝色的眼影。


  这就是化妆的新方式。


  多年来,人们一直比较推崇“裸妆”。如今,在一个疫情后的世界里,人们在衡量自己的外表时,选择了自我表达。许多人又回到了社交、外出就餐、度假、上班、参加活动,很快又回到了假日派对,他们渴望找到表达个性的方式。

  这次疫情是为数不多的在全球范围内同时影响所有人的经历之一。那些被困在家里的人,在视频通话中被压缩成小方块,现在正试图证明或展示自己的特殊或独特。化妆是最平易近人、最实惠的方式之一,它以最纯粹的形式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你可以成为一个拿着空白画布和画笔的艺术家。

  “文化趋势的巨大碰撞正在影响化妆品的再造,”雅诗兰黛公司化妆品创新、组合和产品开发全球主管萨姆·周(Sam chow)说,包括疫情隔离、社交媒体、Z世代和更有眼光的购物者。“人们讨厌被告知‘这是一种趋势’。”

  这就是为什么疫情在我们如何使用化妆品、我们使用的产品和颜色以及我们对美的态度方面点燃了化妆品的重生。现代化妆是为了反映内心的变化,这并不是说让你看起来很性感——它色彩丰富,富有表现力,不完美,而且是为了被看到。

  根据分析消费者习惯的1010data, 2021年美国在线化妆品销售额(唇、眼和脸类别的总和)比2019年增长了29%。


  “人们开始意识到,化妆是一种彰显女性气质和个性的方式,”化妆师、Violette_Fr的创始人维奥莱特·塞拉特(Violette Serrat)说。

  那么化妆品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该怎么化妆呢?

  经过多年潜心完善的化妆品,那种旨在隐藏、轮廓和突出的妆容正在出现新的变化。它不是那种需要35种颜色的眼影和30分钟的YouTube教程才能完成的笨重、复杂的妆容。它也不是那种裸感的化妆品,就像塑身衣一样,悄悄地把你的身体调整成更完美的样子。

  Ulta Beauty负责销售的高级副总裁玛丽亚·萨尔塞多(Maria Salcedo)说:“‘素面妆’意味着你想掩饰什么。”这家商店正在逐步淘汰这一术语。

  “女孩凝视”化妆品应运而生,这是一种新的中间地带,在应用上既富有表现力又不失简单。在整个眼睑涂上一层金属粉色眼影,或者用蓝色眼影来画眼线,这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或者技巧。它不是革命性的,但它是时代的演变。

  化妆设计师多尼埃拉·戴维(Doniella Davy)认为,化妆应该是你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因为你觉得要去塑造鼻子或脸颊的轮廓,以营造出完美的骨骼结构的假象(尽管这也非常好)。


  她告诉人们不要在化妆这件事情上寻找“正确答案”。


  “有一个世界,你可以涂粉色眼影而不用在脸上上遮瑕膏,”戴维说。

  睫毛膏、眼线笔、眉膏、假睫毛和眼影都是亮点。眼睛是口罩后面唯一可见的脸部部分,它们也是表情和创造力的**体现。

  Sleuth品牌咨询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希琳·吉万(Shireen Jiwan)表示:“人们有一种内在的冲动,想在某个方面炫耀自己。也许我们不愿意穿着3英寸的高跟鞋炫耀,但我们可以用蓝色的眼影炫耀。”

  总体而言,根据1010data的数据,2021年美国眼妆在线销量比2019年增长47%。这是唇部或脸部类产品同期销量增幅的两倍多。

  在搜索词中也反映了这一趋势。在亚马逊上,去年“洗面奶”和“洗发水”是搜索次数最多的商品。现在,“睫毛膏”和“凝胶指甲油”是导致购买化妆品的**和第二搜索项。

  “现在是展示自我的时候了,”41岁的特里萨·库尔巴萨(Tereza Kurbasa)说,她是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名行政助理。“大家都快憋疯了。”她用闪亮眼影庆祝墨尔本第六次疫情封锁的结束,并与朋友共进午餐,这是她几个月来**次在餐厅吃饭。

  美宝莲(Maybelline)总裁阿兰娜·麦克唐纳(Alanna McDonald)说,该公司于今年1月上市的Sky High睫毛膏是今年最畅销的睫毛膏之一。

  “这是一种真正的客户洞察,他们希望用化妆品弥补错过的一切,”她在谈到该公司的化妆品业务时表示。目前,眼部和唇部产品极大地推动着该公司的化妆品业务增长。

  同样,E.l.f化妆品公司在8月推出的Big Mood睫毛膏和No Budge眼影棒也取得了成功。No Budge眼影棒由12支金属眼影笔组成,从中性米色到充满活力的蓝宝石色都有。

  E.l.f的首席品牌官盖伊特里·布德拉贾(Gayitri Budhraja)说,这款产品的设计理念是“一刷”即可使用。此外,这款产品还会闪闪发光,售价仅为5美元。

  Crayon Case是一家受学校供应启发的化妆品品牌,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雷纳尔•斯图尔德(Raynell Steward)发现人们对设计更加大胆的眼影有需求。

  “以前从不喜欢带颜色的人现在更喜欢鲜艳的颜色了,”斯图尔特(Steward)说。

  “裸色眼影盘卖不出去,”她说。

  Milk Makeup的联合创始人赞娜·罗伯茨·拉西(Zanna Roberts Rassi)用“简单”和“好玩”这样的词来形容现代眼妆。


  “没有什么是正确和精确的,化妆是具有艺术性和手工艺性的。”

  那关于皮肤呢?

  Morphe全球品牌副总裁伊登·帕尔默(Eden Palmer)说:“年轻的消费者知道他们的皮肤是有瑕疵的,但他们觉得这也ok,而且想要展示出来。”

  这是整个行业的共识。在Morphe、Nars、Sephora和Ulta等品牌和商店,顾客们选择使用有色润肤霜或肤色膏,而不是全妆粉底,当然,也可以搭配大眼睛妆容。

  “人们很高兴能再次露面,唯一的不同是,他们用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方式来展示自己。”

  译者:Ja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婚网 » 疫情后的新型妆容:注定要被看到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